都是为了寂寞。

台北是个忧郁的都巿,假日已经变成雨季的代名词, 昨天在MSN看到羽的留言说要去当背包客一段时间, 体验一下当地的生活什么时候回来不一定这对一般大学毕业生来说, 是个重大的决定但对于羽来说,我想是刚好而已, 因为在我的记忆中羽就是一个喜欢探险的女孩子。 这封留言勾起了当年的回忆…“嘿, 学长你这学期都是我们的助教吗?我能不能留一下你的MSN 下星期期中考试我们需要你的支援。” 那是一堂随堂测验,那堂的老师特别严格, 老师在前面监考的时候规定所有的助教得坐在教室后面, 以便另一个角度观察同学们的小动作。 我从不来相信考试不应该作弊的这套,因为在我的观念里, 大学只是让你认识一个新的领域是一个进入社会的基本门槛, 不应该让分数影响了一个学生的未来有兴趣的人, 自然会去加强他的学科能力没什么公不公平的问题, 就因为这样的观念下睁只眼闭集眼的监考,或是直接帮他们把风, 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罪恶感。 这样的态度让羽在几个助教中对我的印象比较深刻, 我就因为她这句话跟她交换了MSN。 在网路上几次的互动之后,我约了她单独去山上看夜景, 山上的路灯在我们耳边唿啸而过深夜的低温让她渐渐地从机车后座环抱着我, 把手插进我的羽绒外套口袋“这样比较暖”, 她说我感觉到了她的双臂的触碰,真的好暖和, 不同的是我变暖和的地方是在心中。 那天的天空是透明的,星星像是镶在黑幕上钻石。 “好美喔!星星跟夜景好像连在一起分不开了”她天真的说。 望着她天真的模样,我忍不住吻了她,我们从拥抱轻啄变成深情热吻, 时间好像暂停了。 那时候还无法分辨激情跟爱情的我,多嘴的问了她一句, “跟我在一起好吗?”“不行喔!我有男朋友了”听到她这样回答 当时的我真的有点吓到“那我们……?”我故作镇定地说。 “他在其他县巿念书对我又不好,但我真的离不开他, 只是我真的需要一个人陪”“学长陪我好吗?”说完她把我紧紧抱住。 我煳涂了,她却从头到尾都是清楚的,这只是一个充满刺激感的陪伴。 当晚,她留在我租屋处过夜。 因为隔天一早要学校还有课,所以我先去洗澡准备睡觉。 轮到她洗的时候,我把房间里的音乐换成了爵士, 没有比爵士更性感而放松的音乐了。 上了床熄了灯,她背对着我侧躺,我从背后轻轻抱住她, 感觉得出她很紧张大概是因为她还留有一丝丝的罪恶感。 我用手指在她滑嫩的皮肤上若有似无的游走, 顺着肩膀、锁骨深入她的耳际,引起了一阵颤抖。 当我吻起她的耳朵,轻轻舔了一下她可爱的耳垂, 「嗯~」的一声轻哼她下意识的愉悦反应慌乱地指引出性感带的位置。 我的吻下移到乳房,我小心地不要碰到乳头, 我喜欢一边听她喘息着一边慢慢撩动她的情绪。 有些女孩会主动挪动上半身让点点去碰你的吻, 她并不会只是单纯地用愉悦的声音回应我。 我一边抚摸着她,一边把手伸入她潮湿的阴户, 用指尖在阴道口轻轻的滑弄的接续不断的呻吟, 当我手指缓缓滑入阴道呻吟愈来愈大声。 羽是个非常敏感的女人。 在我准备为她口交时,羽阻止了我,也许是对我仍带着一点歉意。 她说: 让我来帮你。 说完就钻入被窝让我的享受她口中的负压。 不过也许是太刺激了,不用太多的技巧, 在几次吞吐之后鸡巴已经开始有受不了的感觉, 于是把她从被窝中抱出来一边撕开床边的保险套套上, 在她耳边跟她说“我想要进入你的身体”她仍是闭着眼睛但微微的点了点头, 这么紧密的包覆感当我前后摆腰时,看着她的表情其中有痛苦的成分, 皱着眉头闭着眼睛。 我说: 你会痛吗?她轻哼说: 不是, 好~好舒服。 我这才放心的配合着她的节奏摆动,看到她这么投入的表情, 我自私地想要是她能属于我就好了。 一直到我们汗流满身,我渐渐加速后感到一股电流迫使着我把所有精液射在她的阴道内, 这才筋疲力竭地抱着她吻着她。 事后,我告诉她,她的反应让我很喜欢, 我能对对方投入的回应感到高潮有这样的真实的反应, 会让我达到完全的愉悦。 事实上,在一起的互动也是这样的,常常, 最令人想要的并不是性爱的本身而是在你来我往中释放出需要对方的讯息。 甚至,即使没有在一起反而是更棒的经验, 如果当时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我想多半是像大多数的情侣, 热恋、吵架、冷淡、最后分手而现在我保有了一份甜美的回忆。 。

上一篇:我被老师当试验品。 下一篇:超级淫乱校园。